很多人踏上寫作,多數是因為喜歡寫文字、喜歡看小說,是「自己」想要這麼做。

  可是,我的狀況比較奇特,是一個課堂教授,建議我試著寫看看

  大學的最後一年,我從海外實習回來,本來應該是最美好、有所成長的,可那年卻成了我人生中最低潮的時候。

  自己一個人待在國外,什麼都必須自己來、自己承受。

  有時候明明只是很單純在工作,卻因為比較認真、比較受寵,所以遭人忌妒,而且最令人心痛的,那些人還是一起同行的學長姐。

文章標籤

植物系的顏霜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